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30,一

2022-01-15 3 bkywlkj

与悦悦分手后坐在回家的公车上 。上车 、下车、回家,一个人。以往习惯了自己开车或打车觉得那样安静、舒服可一个人的时间太久了反倒开始想念刚才在公车上的感觉 ,虽然互不相识也没有过交谈但却感觉暖暖的,可能一个人时间长了就会感到孤寂。转天早上还是会像以往一样准时到达公司 。虽然现在公司只剩下我们两个合伙人,但我告诉自己每天要按时上班按时下班 ,怕自己懈怠了有一天公司就会随着人一起倒下。刚到公司,电话响起。

  “喂,你好 ,我是刘子明 ,问一下我的那笔贷款什么时间可以放款?开发商那边问了好多次 。下个月就要领钥匙了,我怕到时候不能领钥匙!如果是这样我的房就不能正常装修了,很多事都会延误 ,您多受累,办完我请您吃饭! ”

  “您太客气了,耽误您这么长时间很不好意思 。我再催一下银行 ,下周初去房管局办抵押手续正常情况下七个工作日就可以出他项了,银行两个工作日内就可以安排放款,不会耽误您领钥匙的。”

  “那好 ,尽快吧,我听您电话。”

  进他项的意思是指客户在银行办理完贷款审批手续然后拿上银行批贷款的相关资料去房屋所属区域办理贷款登记手续,在客户即将拿到的产权证上标示出此房屋在什么时间哪家银行办理了贷款手续 ,贷款数额是多少贷款的期限是多长时间 。房管局的备案要与银行和产权证上的内容一致。用我们专业的话叫进抵押或进他项。房管局会在七个工作日为客户办理好以上事情,客户在七个工作日后只需拿着相关凭据和身份证明就可以领到产权证,但此时大多银行都会跟随客户一起去房管局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拿到假的他项权证和产权证 。产权证留给客户 ,他项权证留在银行,什么时间客户将贷款还清了什么时候他项权证就会又回到房管局再办理注销手续。表示客户已经没有贷款。左手放下电话又拿起 。

  “喂,李菁 ,现在方便吗? ”

  “哦,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田经理呀!我现在很方便 ,您有什么事?”

  虽然我在电话的另一端但此时李菁说话的面目表情已在我的脑海中显现。虽然对他的这写话语不屑但处于我们之间就像他说的“战略合作”关系不得不抑制内心的反感以保持我们的合作。

  “我想问一下,下周一刘子明办理抵押登记手续,我是周五上午去找你拿件还是下午? ”对于那种历来说话不守信的人我都会用二选一法 ,因为知道他很有可能会将时间拖延!

  “田经理,看您的时间,您看周一方便吗? ”

  “周一?周一就给客户进抵押了 ,客户那边定的是上午!”我急切的说着 。

  “您看,您也知道我们银行的情况,我们怎样都行 ,可上面不是我们说了算 ,我们得听健哥的!这样吧田经理,周一,周一肯定让您去房管局 ,我们再为难为了田姐我们也豁出去了......”

  如果是第一次听这大义凌然的话我会为之感动,甚至内心还会有有一股暖意,可经力过无数次这种听似正义的谎言我只会在内心中更加鄙视的笑笑。其实我并没有和客户定具体什么时间去房管局 ,之前就因为银行定好时间我们如实安排好客户结果银行又爽约,令我们很是尴尬。一般情况下和客户沟通一下客户是不会翻脸的,因为这时客户都能将就谁都不希望在快结束时再出现问题 ,都希望图个顺利,即便是有不满的这时也就没了脾气,顶多是发泄一下 。客户是各有不同可我们不会不同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敢再轻易相信银行所说的话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银行人员都这样,这也只是部分现象。对于一直在银行储蓄的老百姓就会觉得银行是一个风吹不着 、雨淋不到的好地方,一切都享受国家的优良指标待遇 ,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这样一个光鲜的地方工作。可实际上即便是一个储蓄员每天的压力也不比“大毛儿 ”的工作压力小 。每天的存款额、理财的销售、钱款交接等等与钱沾边或不沾边的事都会不自觉的沾上边。所以 ,各行各业并无太大的区别只是种类不一样罢了。

  很快下周一就到了,一早我并没有给李菁打电话,除了处理手头上一些零散的事就是等待银行李经理的电话了 ,时针从九点钟一下蹦到了十一点二十五分,我拿起电话,也用李菁惯用的说话方式 。

  “喂 ,李经理吗?”还未等我先开口发问,对方已作出了一连串的回答。

  “田经理呀,您看 ,我正要给您打电话呢,您就打过来了,我们不愧是战略伙伴真是太默契了!对了 ,我还要告诉您一下,刘子明那个件下午就能把章改回来了,这样您就能进他项了”。没等他把话说完我紧跟了一句:

  “那我下午几点去行里拿东西呢?房管局下午四点半可就关门了 ” 。

  “我现在也不能确定同事能几点回来 ,我怕太晚的话 ,让您白跑,不行的话我们定在明天?”

  “我们上周不是定好要在今天上午去房管局吗?本来客户定的是上午我怕时间紧又和客户改了时间定在下午,你让我怎么和客户说呢?”我的语气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

  “田经理 ,你看我们同事一早就去行里盖章了,最近件很多,盖章都要提前排队等着 ,本来行里人手就不够这一盖章就去半天,我们现在是一个人顶三个人使。您说我们也着急呀!耽误别人的件不行,耽误田经理的件就更不行了 。您放心下午肯定把章盖上 ,要不咱们就下午电话联系,看到时候是几点咱再定? ”听起来像是为了我好,可我怎么都觉得我像是: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那好吧 ,既然李经理这么说了,那我就就听你电话吧,可别再出问题了。”

  “您放心吧 ,不用怕!您这不还有组织呢吗?急什么?有什么事组织给你顶着!”借坡下驴 、厚颜无耻又有谁最能诠释这个词呢!我打笑着说:

  “是有组织呀!可最后组织不也没吹号吗? ”那段时间刚好放映冯导的《集结号》 。这片子的故事内容就这样让我们总结了一下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心想:又是“听电话” ,听吧!看看他还能编出什么词?

  “您好,是田经理吗?您现在方便吗?”

  “方便,你说吧! ”我心中的暗骂道:你打的我手机还问我是谁?太搞笑了吧!

  “田经理 ,您的件下午可以去房管局了...... ”

  我将电话远离我的耳朵,不想让她再受毒害因为我想听到的结果已经有了。看了看表三点十分,没等李菁说完我就告诉他我四点会到行里拿东西 ,很快就结束了这次的通话。我先和刘子明通了电话定好明天去房管局的时间又一路飞车飙到银行 。和李菁寒暄了几句拿到东西又加速行驶回公司,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了。到了公司整理好明天所需的一切资料,收拾一下提早下班!步行回家 ,看到别人手里买的各类蔬菜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饭了。还记得以前一下班就会到公司楼下的菜市场去买菜,时间长了和很多摊位上的老板也就熟了 。他们多半会问:“小俊媳妇,今天又做什么呀?都买什么呀”!之类的话 ,那时我就会笑着一一作答。因此经常会有额外的收获比如老板们会送点油菜 、豆皮等等之类的蔬菜,当然这些都是扫尾的货,可那时心里也会很高兴。两个人相处时总是美好而分手后的回忆却如此苦涩 。

  回到家 ,对我永远热情的是我家的多多和妞妞。多多是只英系金毛犬、妞妞是只泰国暹罗猫 ,两个小家伙在一起其乐融融!每次多多的欢迎仪式总是让我招架不住,我也总会对它低吼两声才能制止它的热情而妞妞只会向我轻叫两声像是对我的认证我也只能回它个眼神表示确认!看见他们多少也能将我心中隐隐的痛隐藏。忙来忙去身体就躺在了床上,已经习惯一个人睡但有时也会怀念两个人的味道......随手翻看日历9月23日还有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身体不自觉的颤了一下想起三年前生日的那天 。

  “生日快乐!”

  在一阵阵笑声和祝贺声中我们频频举杯,杯中的红酒随着杯子碰撞时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而在杯中荡漾,我们都喝到面颊微红又晃晃当当从餐厅转战KTV ,那晚我们七个人要了最大最豪华的包厢,每个人在暗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婀娜诱人,沸腾的酒精麻痹神精的同时也在麻痹着视觉不是绅士的男人们成了绅士、不是名媛的女人也都成了名媛!任凭房内的朋友们撕心裂肺的叫嚷着我推门走向卫生间。黑色古典欧式装修与暗黄色的灯光遥相辉映 ,不断震动的音乐加上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更加眩晕。双手撑在洗手池边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断提醒着自己:今天很高兴 。虽然这种场面不是自己想要的既然安排了就享受吧!

  回到包房里又是一阵乱吼乱叫接着又是一阵推杯换盏直到凌晨四点拖着疲惫的身躯才回到床上,看着床边泽送我的玫瑰,傻傻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努力的想让自己想点什么,哪怕是喜悦,但脑海里依然是木木的一片 ,一片空白 。同样是99朵玫瑰 ,第一次:......。第二次。身边的泽已经熟睡,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痛:你老了,累了 。抚摸着你的脸发现你已不再是我初识的那个你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不知道或许什么都可以 、或许我无能为力。许愿的时候你对我说:要我真的许愿。我真的许下心愿:......在一起 。爱,是自私的可有的时候是不是不应该太自私?你一直都承认这个观点,对吗?要不然你不会如此疲惫。我们都有爱......一直没对你说:我爱你 ,你一直都很想听到,不是我不想对你说,是因为这个字的含义太重了 ,只要心中有就足够了。还有什么比在心里更重要呢!那天你又喝多了,就像以前一样你躺在床上自顾得睡去,我又像往常一样端来水 ,用毛巾轻轻的给你擦着,那天你没闹,你笑了 ,笑的很欣慰 ,我心中又有说不清的滋味 。

  那天的夜晚很凉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凌晨5点的街道,格外的清静,不知道此时睡着和没睡着的人们各自都在梦着什么 ,冷风吹走了我的思绪,一下子内心又恢复了平静。等我醒来时已经是上午的十点钟。我们整理好一切,分开时竟好似离别 ,依依不舍 。那不禁又让我想起你送我第一次上火车时,我走上火车向你挥挥手,你在站台上冲我微笑着 ,当火车启动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们用眼神相互诉说对彼此的叮嘱。当火车远离站台时我好像看见你用手擦着眼睛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宁可相信一定是沙尘进了你的眼睛,怎么会因为这仅有两天的分别而流泪呢。后来你告诉我那天不是我看错了 。今天竟会有和那天一样的感受 ,一样的不舍 。告诉你:我爱你。泽 ,你还能听到吗?

  泪水是最好的宣泄,在回忆中我任凭眼泪流淌在脸上,我闭上眼躺在床上泪水伴随着我入睡。早上醒来时似乎轻松了许多 ,用手摸了摸还有些潮湿的枕头,心中呢喃道:辛苦了,谢谢!无论昨晚发生了什么转天的生活依旧如初 ,我将那扇心门关上,又恢复到往日的我 。今天要带客户去房管局所以挑选了一身干练的正装进行整体搭配。记得曾有一位朋友对我说:在法国如果一个女性没有化妆就出门是很不礼貌的是对别人的不尊敬。虽然这是在国内但有些礼仪、礼貌还是应该注意的 。

  上午九点三十分我准时到达房管局,在大厅内找了一圈没有看见客户随即拨通了刘子明的电话。

  “喂 ,您好!我是田奕佳,我已经到房管局了,您什么时间到? ”

  “您好!我在停车 ,马上到。”每次和刘子明通话对方都是直入主题简单利落没有过多的言语又不失礼貌 。每次客户都说请吃饭,但也都被我推脱了,我的原则是事情办完后再说 ,所以客户都被我游说过去。一见面刘子明又说:

  “不好意思 ,晚了点。今天办完事总算能让我请你吃饭了吧!”他一脸诚意,我也不好再拒绝只有顺从这说:

  “那好,看今天办完的时间吧! ”

  “这已经是你帮我和我的朋友办的第三笔贷款了 ,怎么也应该让我请你呀!你老躲什么呀?”刘子明笑盈盈的看着我 。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我到不好意思了感觉到脸腾地一下红了,心中自责着:怎么回事?这么压不住情绪,这样会被对方看到弱点 ,镇静点,发挥你的公关特长。

  刘子明是属于事业较成功的类型所有身份的象征他都有。他的样子让你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及其聪明的人而且身上有股霸气,这种感觉在我们第一次打交道时让我很反感 。当时是在另一家银行帮他和他的朋友办理贷款 ,他们四人一出电梯以刘子明为首,简直不可一世 。因为见的人多对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特别反感,那天只是礼貌的接待了一下 ,我就让银行的经办人元自行安排客户面签。一般情况是我们和银行的人一起面签,为的是帮银行和客户相互打个圆场。可那次我实在不愿意看他们的样子就早早的走了,只是事后和银行的经办人员通了电话问了问情况 。让我对刘子明改变看法的还是后来逐渐的通话 ,沟通的多了觉得这个人说话还是比较内敛的不像他的外表。对他的印象也就慢慢改观了。

  “吃饭倒没问题 ,谈不上谁请谁,如果今天中午前能办完那就让我请您吧,否则恕难从命 。毕竟耽误了那么这么长时间。咱们还是先办房管局的手续吧。”没等刘子明开口我已经笑着径直走到商品房抵押登记窗口 ,将所有的资料递到窗口内 。不再说话。通常情况下男士和女士吃饭都是男士买单,所以我故意说我请,如果对方不同意或不好意思刚好可以拒绝对方。事情办理的很顺利刘子明后来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进行了必要的作答 。办理完所有手续我先是给刘子明讲了一遍后面的程序需要等七个工作日后才能再来房管局领取他项权证和产权证 ,也借此理由推脱了他这次的邀请。聪明人就是不一样,会用多种方法达到他的目的。

  “那七个工作日后还用我本人来吗? ”

  “如果本人能来最好本人到场,如果您本人不能来还要手写一份委托 ,委托人要拿着自己的和您本人的身份证原件来房管局领取 。”只说我该说的流程,避免一切不必要的解释和言语免得麻烦 。

  “哦,你们那边还来人吗?”

  我心想这人太聪明了 ,既不主动出击又不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这迂回术玩的还不错。心中偷笑,就喜欢这种博弈的感觉 。

  “到时候看情况再定,不过银行那边肯定是要来人的。您这边如果时间上有什么情况要提前告诉我 ,我好和银行沟通。 ”对于刘子明的问题我既不直接回答也不回避 ,说完后用最礼貌的笑容看着他 。

  “那好吧,下次来我们提前电话联系,再定时间。”

  我用胜利的笑容刚要转身离去 ,刘子明又补充道:

  “下次如果你来,我一定要请你吃饭,不能再以任何理由拒绝了!”我看了他一眼又匆忙躲过了他的眼神。他的眼神中哪允许我说半个“不 ”字 。我不忍心直接拒绝 ,随口说道:

  “今天的房管局的事已经办完了,下次再定吧! ”我边说边走向自己的车。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我并未理会,发动汽车向公司的方向驶去。

相关标签: # 房管局 # 子明 # 我们 # 客户 # 银行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