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老胡维权《中国移动抢钱了》

2022-01-08 8 bkywlkj

老胡维权《中国移动抢钱了》

  不知这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老胡更“马大哈 ”的人?这老先生手机用了二十多年了,从来就没理清过交给中国移动的钱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 。

  退休前在企业老胡是混了个“小萝卜头”的 ,他不太安份,办公室那板凳老是空着,书记和老总常为了找不到他而生气。而这老先生仗着比那二位年长 ,不温不火,嘻皮笑脸:“深入基层,联系群众,当然要多往车间班组跑呀。”老总无奈:“你呀你 ,求你去买个手机行不?行政按月给你报销话费总可以吧? ”

  老胡再小气也赖不过了 ,只好把儿子换下的那个旧手机拿来,弄了个中国移动的号,其实当年联通也还没有的 。单位土政策规定手机话费报销的指标并不是很多,但摊上老胡这号抠门角色,他倒也从未用完过。

  手机用顺手就再也丢不掉。这一退休 ,话费可得要自掏腰包啊 。朋友说你换个中国联通的号吧,比中国移动要便宜些 。有点动心时,老胡又想起这老号码用了十多年了 ,一变更,那些什么旧同事老同学,还有玩邮票玩打球 ,玩拉琴玩打牌的“狐朋狗友”们肯定会埋三怨四。一默神,移动就移动吧,号码还真不宜乱动。

  退休后这十多年 ,总是按月上路边营业点送上个百十来元 。后来玩微信了,手机上可直接充值缴费,于是坐在家中每次充它个一百元。到收到短信提醒说什么“余额不足”多少多少了 ,再充一百。就从没想过去索要什么话费清单 。

  这几个月老胡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了 ,退休后本来电话就不多,加上微信使用,直接通话更少。半年前缴上一百元话费可使用一个半月时间 ,后来变成了一个月,最近居然缴过话费才二十多天又收到“余额不足 ”了。

  这一天吃过晚饭去散步,路过小区边上的移动营业点 ,想想何不拐进去问问 。

  “小丫头你好!最近手机话费是不是涨价了? ”

  “没有呀爷爷。”

  “那怎么我缴同等的钱打同样数量电话,时间就越用越短呢?”

  小姑娘拿过他的手机,拨弄了两下:

  “爷爷你家有人上学? ”

  “有,我上老年大学。”

  “那您绑定了一个叫《校讯通》的产品?”

  “哈哈!老年大学有《校讯通》么?还从没听说通知开家长会呢 。 ”

  “哦!还有什么《来电彩铃提醍》 ,什么《咪咕音乐》,这些都要产生费用呢。”

  莫明其妙!老胡用手机除接拨电话,微信 ,支付之外,从不搞什么歪门邪道。

  “谁弄的?你们移动凭什么不征得用户同意随意绑定这种乌七八糟的玩意啊?”

  小姑娘一脸委屈说,总台或许发过短信征询过您的意见 ,如果不回复或许就视同默认了 。

  那些移动发来的短信老胡还真是从没理睬过,默认?岂有此理!

  回家路上 ,又收到中国移动发来的短信:让对他们的服务进行评价:“10表示非常满意,9表示满意,8及以下...... ” 。他想这回再怎么也不让你以为我又“默认”了不?立马画了几个字发出去:“满意你妈妈的脚!”

  回家没事 ,打开电脑,老胡在网上发了一通牢骚《移动抢钱了》。

  原来他只想作为一个故事调侃戏谈,想不到发在红网本市栏目后 ,有网友和版主关注了,版主把他的帖盖了个《置顶》的戳。还有位网友似乎是移动的工作人员,让他告诉手机号码,还感谢他对移动品牌的信任 。老胡才不上当呢,告诉了你手机号码 ,也许还想要支付密码么?小样!老胡回复:“不劳您大驾了,我会直接找移动公司讨个说法 ”。

  那天上午,老胡真的就去了 ,找到市移动营业大厅内的《维权服务站》,工作人员调出资料后告诉他:仍然绑定了《彩云》和《和校园优学包》两种产品,《和校园优学包》也就是《校讯通》 ,是学校老师向学生布置作业用的。她说可能是老胡带小孩入学报名时留下了电话号码 ,然后被学校拉入《校讯通》的,这个产品每月要收费10元 。老胡一阵大笑:“美女,我七十五了 ,孩子大学毕业都二十多年了,孙子在千里之外上学,我和谁去通”?工作人员说这个是学校搞的 ,与移动无关。老胡生气了;是你移动收我的钱,怎么会无关?老胡让工作人员告诉他《校讯通》的机构在哪里?她不知道。再问她管理《校讯通》的电话,她装模作样地拨了一下 ,说是没接 。老胡让她告诉号码,他自已拨。她说短号外人无法拨通。这一回老胡声调提高了八度:既然是短号就说明是你们移动内部的 。她不置可否。

  出了营业厅,老胡径直想去找移动公司的领导 ,电梯间外一道栅栏门上了锁,按响门铃,出来两保安。

  “什么事?”

  “投诉 。 ”

  “上大厅去! ”

  “大厅解决不了 ,要找领导 。”

  “领导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反复说了几次保安硬是拦住老胡不许上楼。把个老头气的不行:“那我就只好把你们的事情再捅到网上去了 。 ”保安瞧了瞧老胡那满头白发:“你?捅上网?爱捅捅吧。”

  再回营业厅 ,老胡要求《维权服务站》替他取消《校讯通》。工作人员不耐烦了:自己去柜台排队办理,可以取消,但这个月十块钱肯定还要收 。

  退订的单子上 ,营业员让老胡莶名。老胡又来火了:乱收我钱时不通气,不让你收了倒正儿八经要我画押,什么作派?

  回家路上 ,这一肚子怨气硬想寻个处所发泄。想都没想,就拔通了“12315” 。那一头很热情,很客气。老胡说电话里几句话讲不清 ,我亲自上工商局去找你们。

  市工商局投诉中心,进门,让坐 ,一杯热茶送过来 。老胡瞄一眼:嗯,茶叶不错,都竖在杯子里。

  陈述事情原委 ,提出诉求:移动要让用户明白消费 ,乱收费应向用户道歉。

  投诉中心主任好礼貌:大爷您先坐下喝口热茶消消气,我去打个电话 。

  不到十分钟,老胡手机响了,是区“12315 ”打来电话 ,告诉他巳接到市里“12315”指令,立刻向移动公司要求调查,请老胡放心 。

  从投诉中心出来 ,手机又响了,这一回是移动工作人员打来电话:一定查实,追究责任。

  回到家不久 ,移动人员再次来电:老胡手机上不明不白的产品是从2015年10月开始绑定,两年多来多收的费用将以话费形式退回,让他留意短信通知。

  哈哈!老胡自认一世精明 ,竟然被个移动糊弄了两年多时间 。

  笫三天,移动又来电话,说你看看短信 ,多收的费用巳作为话费退还了。打开短信 ,老胡接着拨过去电话:“看到了,退了我279.44元。不知你们怎么算的,还精确到分分钱?你想想全市有多少移动用户?每人每月多收十多块 ,可真服了你们了......”

  还想说呢,那一头巳没了动静 。

  等了几天,老胡再也没有收到要求对本次服务满意不满意进行评价的短信 ,这一次,移动破例了。

相关标签: # 老胡 # 移动 # 讯通 # 话费 # 电话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