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七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2021-12-04 12 bkywlkj

七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七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七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看工行改名换题登报奇文如何自圆其说

  原贴著作:56148458 首发于《西联社区论坛》2012/07/25

  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 ”的陷阱与霸道,是在2004年10月 ,央行

  多年不升利率后,首次调高存款利息时,被工行广大储户在询问自动转存利息调整

  时所惊悉、所激愤的。原本工行一直是默认自动转存 ,无需储户作任何相关填写或

  申请 。就上海而言据其后来解释是,从2001年7月8日起计算机系统升级后,为更好

  服务客户所使然。2004年末起 ,网络上披露 、痛斥和愤恨工行此举的各种信息,逐

  渐增多、漫延和铺开。该行以微薄的活期利息,支付自动转存后本应复利计息的多

  年定期利息 。

  2005年的“3.15” ,上海《新闻晨报》发表了记者调查《“约定自动转存”遭

  储户质疑》(见附图所示)。就该问题采访了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以下简称市分行

  )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监会)上海监管局(以下简称市银监

  局)。市分行发言人答 ,“各家银行有的采用自动转存,也有的采用约定自动转存

  ;两种方式都符合《储蓄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规定;相对而言,工

  行实行的‘约定自动转存’更体现存款自愿的原则 ,更尊重储户的选择权 ”  。市

  银监局韩女士称,“允许各家银行有不同的具体操作,工行的约定自动转存方式并

  无不妥。”

  同年3月26日和4月12日 ,《解放日报》和《人民日报》旗下的《市场报》,先

  后以“工行上海市分行”名义和“王萍 ”化名,发表了《存款新理念 ,约定自动转

  存》和《约定自动转存更实惠,理财新概念》的改题换名、全文仅有无“本市”两

  字之差的一稿两投克隆文章(见附图所示)。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笔者将此改

  题换名的克隆姐妹篇 ,全文实录如下,请诸位网友辩识和评议,看清其庐山真面目

  2005年3月26日 ,上海《解放日报》第16版 新财经周刊·理财专版 该日该

  报该版载文如下

  工行上海市分行提供:《存款新理念 ,约定自动转存》(以下简称“前文”)

  “近年来,本市部分商业银行开始逐渐规范定期存款的操作,修正原来粗放型

  的定期“自动 ”转存处理方式 ,代之以更为精细化的服务:在定期存款凭条上增加

  “转存期 ”填写栏目,存款人可按实际需要事先选择是否转存 、转存多久;在业务

  操作系统内加入“转存期”输入内容,柜面经办人员在业务操作时进一步强化对存

  款人的提醒服务等等 。

  银行对自动转存期限加以约定体现了“存款自愿”的原则。根据约定转存办法

   ,存款人可以在定期存款开户时,事先与银行约定转存期限,并在存款凭条上分别

  填写清楚存期和转存期 ,如果在转存期一栏里未填写,则表示无需转存。很明显,

  约定自动转存相比无需约定的自动转存 ,突出了存款人的意愿,银行必须按其意愿

  来处理业务,充分尊重了存款人的自主性 。

  约定自动转存是银行根据当前个人理财意识增强的社会趋势而提倡的一种新的

  存款理念。过去人们存定期 ,只需选择一个存款期就行了 ,部分存款人即使存款过

  期也不会太上心,反正会“自动转存 ”,于是一路这么“自动”下去 ,到最后,有

  些老伯伯、老妈妈甚至都忘了曾有过存款这回事。而如果是约定转存期,存款人在

  存款时就需对存期和转存期有个预判 ,进行统筹考虑,而且由于转存期可以选择3

  个月、半年 、一年等各档定期存款期限,存款人完全能够按实际需要来灵活组合存

  期和转存期 ,有利于在实践中提高理财技巧 。

  约定自动转存与非约定自动转存在利息计算上最大的差异是对转存期限的认定

  :自动转存是根据原存期来推定转存期的,比如一年期的定期存单,过期即转存一

  年;而约定转存则是事先约定转存期的 ,比如存期一年,转存期可以约定为3个月

  、也可以是半年或一年等等。我们知道,定期提前支取是按活期计息的 ,同样 ,在

  转存期内发生提前支取也是按活期计息的,一般讲,存款人更容易在自动转存状态

  下 ,不知觉地发生转存期内的提前支取,而损失利息。

  以同样一笔一年半后领取的定期存款为例,按非约定自动转存可能有两种情况

  :如果原存期为1年的 ,一年半后所得利息=1年定期利息+半年活期利息;如果原

  存期为半年的,那么一年半后所得利息=半年利息×3 。而按约定自动转存办法,

  如果将存期约定为1年 ,转存期约定为半年,那么,一年半后所得利息=1年定期利

  息+半年定期利息。两相比较 ,约定转存所得利息要比自动转存更多,也更实惠。

  (以上内容由工行上海分行提供)”

  2005年04月12日,北京《人民日报》社旗下所属《市场报》 第12版 资本·

  投资·理财专版 该日该报该版载文如下

  □王萍 :《约定自动转存更实惠 ,理财新概念》(以下简称“后文 ”)

  “近年来 ,部分商业银行开始逐渐规范定期存款的操作,……约定转存所得利

  息要比自动转存更多,也更实惠 。”

  笔者批注:该后文除改换标题和作者署名外 ,文章内容仅开头处,删除了“本

  市”两字,其余与前文完全相同 ,简直就是双胞胎般的克隆姐妹篇。然而,该后文

  如此“抄袭 ”,却竟不构成对前文的“侵权”。尤其是能在京沪两地党的机关报上

   ,及时雨般“一稿两投”地立马先后刊登发表,且后文毫无“转载 ”前文的迹象,

  则更显其供稿者确实享有提供如此稿件的特权和背景之嫌 。既如此 ,即表明其后文

  是泛指为全国范围,而非“本市” 。可见,比照前文来源 ,“以上内容由工行上海

  分行提供”;则据此推断 ,后文无疑应是:以上内容由工行北京总行提供。这“王

  萍 ”署名,以笔者看来即暗示该后文是:银行界的“王 ”者,即工行北京总行所发

  表的述“评”。故此 ,“王萍”即为“王者述评 ”的标签和简记“王评”之谐音而

  已 。

  由上可见,该文炮制者为掩盖其“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 ”的陷阱与霸道,

  在工行众多受损储户怨满全国的日子里 ,不得不接连不断在京沪媒体上,既发声又

  撰稿,自欺欺人 ,欲盖弥彰。自上海市分行2005年“3·15”的发言人答《新闻晨

  报》记者问,而引发的《“约定自动转存”遭储户质疑》;到3月26日以“工行上

  海市分行 ”名义,“提供”给《解放日报》 ,所刊登的《存款新理念,约定自动转

  存》;再到4月12日改以“王萍”化名,在北京《市场报》所发表的《约定自动转

  存更实惠 ,理财新概念》 ,前后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谓是民愤难平,形势所逼

  ,不得不信口雌黄 。文章对上述市分行发言人的自圆其说 ,进而解读和呼应;大有

  偷换概念、愚弄储户之嫌。尤其是,文章充当司法解释的角色,曲解了《条例》所

  涉自动转存业务的初衷和本意。

  工行在京沪两报所发表的上述改题换名克隆文章 ,将其独家推行的“转存期 ”

  栏目,谎称为是近年来“部分商业银行”所共同实施 。文章认定其所谓的“约定自

  动转存”,是“修正 ” 、“代之 ”了原来“粗放型”的“自动”转存。且言明 ,此

  更是需要储户“在实践中提高 ”的“灵活组合”和“ 理财技巧”。尤其认定,此

  乃应是属于“提倡 ”范畴的“一种新的存款理念”;即克隆姐妹篇标题所反复宣扬

  的“存款新理念”和“理财新概念 ” 。让人不解的是,如此“修正”和“代之” ,

  如此“提高 ”和“组合”,如此“技巧”和“提倡 ”,尤为如此的“新理念 ”和“

  新概念”;居然竟成了工行当初强人所难 ,不明示 、不提醒、不告知地将其原本无

  需填单“约定”的“自动转存 ”业务 ,变更为空白未填“转存期”就被“视同不需

  要”的“约定转存 ”业务,这一明抢暗夺储户定活息差之举的理由和依据。特别令

  人不平的是,对其该文所指的“有些老伯伯、老妈妈”而言 ,这既是“修正”和“

  提高 ”;却为何搞暗箱操作,私下废除《条例》规定的自动转存?这既是“技巧”

  和“提倡”;却为何要强行推广,指鹿为马 ,尤其明知故犯刻意盘剥糊弄老人?

  既如此,为何被其称之为是“柜面经办人员在业务操作时进一步强化对存款人

  提醒服务等等 ”的“更为精细化的服务 ”;却反让全国各地众多储户未能享受到

  工行所吹嘘的被“进一步”地 、“强化 ”地“提醒服务 ”和“更为精细化的服务”

  ;从而导致一般储户的不理解、不明了,依然抱着原先对工行一直是“自动转存”

  的思维定势和高度信任 ,由此蒙受利息遭损而怨声载道呢?既如此,为何被其称之

  为是“存款人可按实际需要事先选择是否转存、转存多久 ”的“突出了存款人的意

  愿”和“充分尊重了存款人的自主性”;却强行以原本的“转存期 ”空白栏目,所

  精心策划设下的陷阱 ,被施为“选择是否转存”的“视同不需要”,强加于是“储

  户意愿 ”的真实表示?

  更何况,就上海市工行而言 ,2005年之前已经推出有“□到期转存 约转存期

  _月 ,□到期不转存”栏目的新版《个人业务凭证》;为何还在刻意守旧,仍以老

  版《储蓄存款凭证》的“转存期”说事?且工行各地和同城营业网点之间,持续多

  年实施一行两证并存(见笔者《三评》已述)。尤其 ,也照样对两个“□ ”方框都未

  选勾“√”的逻辑错误,更以“客户备注的记录不作为凭证要素”的霸王条款,明

  目张胆剥夺储户合法权益 。更何况 ,就天津市工行而言,经其总行官网2005年4月

  19日公示,已经“将整存整取定期储蓄存款约定到期转存 ,变更为:整存整取定期

  储蓄存款到期自动转存 ”(见笔者《三评》已述);为何不能从中引发这名为“适应

  客户需要 ”,实是遵从《条例》规定的反思和教益?且在其总行各地分支机构,以

  此多年来的如此一行两制 ,来鱼龙混珠,以乱人耳目,别有心计地让各地工行从中

  渔利 。

  该文所言 ,原本的自动转存会使“部分存款人即使存款过期也不会太上心 ,反

  正会‘自动转存’,于是一路这么‘自动’下去,到最后 ,有些老伯伯 、老妈妈甚

  至都忘了曾有过存款这回事。”然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尽管该文认定

  ,“约定转存所得利息要比自动转存更多 ,也更实惠”;可是工行的“转存期 ”,

  比“反正会‘自动转存’”更伤了“部分存款人”的“心 ” 。尤其是“有些老伯伯

  、老妈妈”们,多年来省吃俭用的部分存款利息 ,被莫名其妙地明抢暗夺后的抱怨

  和无奈!可见,其所称“约定自动转存相比无需约定的自动转存,突出了存款人的

  意愿 ,银行必须按其意愿来处理业务,充分尊重了存款人的自主性。”比其《客户

  须知》中“视同不需要 ”的霸王条款,竟以原始空白或未填忘具 ,强加为是“突出

  ”和“尊重”存款人的“意愿 ”和“自主性”;则更加名不符实 ,更加像是个恬不

  知耻的滑稽小丑在演戏。

  该文认定:“如果在转存期一栏里未填写,则表示无需转存”;“约定自动转

  存与非约定自动转存在利息计算上最大的差异,是对转存期限的认定 ”;“自动转

  存是根据原存期来推定转存期的 ” ,“而约定转存则是事先约定转存期的”;“以

  同样一笔一年半后领取的定期存款为例,按非约定自动转存可能有两种情况:如果

  原存期为1年的,一年半后所得利息=1年定期利息+半年活期利息;如果原存期为

  半年的 ,那么一年半后所得利息=半年利息×3” 。在笔者2006年8月初,以30页长

  函通过市银监机关,转呈工行上海市分行的信访件后 ,同年9月4日其总行官方网站

  将原本公示的定期储蓄“可根据储户意愿办理到期自动或约定转存 ”,变更为仅“

  可约定转存”(见附图所示)。然而,即使储户“如果在转存期一栏里未填写 ,则表

  示无需转存”,这个“无需转存 ”充其量也只能是指无需约定转存;岂可强加于人

  也无需自动转存呢?毫无疑问,工行该文明确承认:所谓“约定自动转存” ,即为

  “约定转存”;所谓“非约定自动转存 ” ,即为“自动转存”。且“自动转存是根

  据原存期来推定转存期的”,“而约定转存则是事先约定转存期的 ” 。

  由此可见,其该文此处所言的“推定”和“约定”之内函和界定 ,无疑清楚表

  明:“自动转存 ”和“约定自动转存 ”,决非同一个转存业务。既如此,《条例》

  第18条所涉“可以同时为储户办理定期储蓄存款到期自动转存业务”和第25条所称

  “除约定自动转存的外” ,岂不成了两种不同类型和方式所指的“自动转存 ”业务

  和“约定自动转存”业务了吗?上海市工行发言人上述所称:“各家银行有的采用

  自动转存,也有的采用约定自动转存;两种方式都符合《储蓄管理条例》的规定;

  相对而言,工行实行的‘约定自动转存’更体现存款自愿的原则 ,更尊重储户的选

  择权”。岂不也成了对法规的随意解释和糊弄了吗? 虽说,央行《关于执行<储蓄

  管理条例>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18条提及,“储蓄机构在为储户开

  立定期存款帐户时 ,可根据储户意愿,办理定期存款到期约定或自动转存业务 。约

  定转存、自动转存的具体办法由经营储蓄的主管部门自行制定 、公布 ”;但据工行

  如此言论,岂不将央行的部颁《规定》 ,凌驾于国务院的法规《条例》之上。尤其

  是 ,工行为了维护自身的不合法利益,居然对此混淆视听,偷换概念 ,随意曲解。

  不过,提供该文的工行上海市分行,也绝非无良知之人 。同年12月27日 ,申城

  《文汇报》所载《存款自动转存要注意核对》一文报道(见附图所示),“工行上海

  分行的陆先生”答该报记者“咨询”时,虽说其照本宣科地又重复了上述克隆姐妹

  篇的观点称 ,“其实近年来本市部分商业银行,已开始逐步推广更为精细化的‘约

  定转存’办法:即存款人在定期存款开户时,事先与银行约定转存期限 ,银行则根

  据存款人的明确意愿来为其办理转存 。存款人可通过填写定期存款凭条上的‘转存

  期’一栏,按实际需要事先选择是否转存、转存多久,如果在转存期一栏不填写 ,

  则表示无需转存 ”;但陆先生毕竟仗义直言 ,坦诚确认:“对于自动转存问题,各

  个商业银行的处理方式不尽相同,惯常的做法是自动转存 ,即根据原存期来推定转

  存期,比如一年期的定期存单,过期即转存一年定期。”陆先生此言 ,除了这个“

  推定”说法,与上述工行改名换题克隆姐妹篇,如同一辙地泄漏了自动转存无需约

  定“转存期 ”的天机外;这个“惯常”做法 ,尤其更为确认自动转存是通常的金融

  惯例。

  笔者相信,答记者咨询的这位陆先生,绝非工行上海市分行的普通职员 ,其至

  少担任某个相关要职 。其完全清楚新闻媒体的此次咨询采访,必定会向社会公众发

  布,陆的话语权和言语份量 ,应该不会亚于上海市分行的上述那位发言人。陆先生

  此般的答记者问 ,其言下之意换言之,就是说:所谓“更为精细化的”“转存期 ”

  服务,即为“约定转存 ” ,而非“约定自动转存”或称“自动转存”的“约定 ”方

  式。按一般理解,其所称的“惯常”所指,即为交易习惯和通常规则 ,也就是银行

  业对定期储蓄的金融惯例 。既如此,工行何故非得废弃“惯常的做法是自动转存”

  ,而求“更为精细化 ”到了让众多储户为此不断引起非议的地步?尽管 ,工行声嘶

  力竭地不断标榜其“转存期”,比起其他银行的自动转存“更尊重存款自愿原则”

  和“更尊重储户的选择权 ”;然而,其空白陷阱所包藏的玄机和奥秘 ,充分表明该

  克隆姐妹篇的奇文,活像是篇既不打自招;又言不由衷的“自白书”!让人大开眼

  界,确很难得一见。真可谓是:奇文共欣赏 ,疑义相与析;横看成岭侧成峰 ,终见

  其庐山真面目。

  【附录】《西联社区论坛》相关网页链接如下:

  (1)我与工商银行霸道存单陷阱的公案私了前后

  ─ 痛斥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2)首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工行的冷漠太谩横和维权的艰难更无奈

  

  (3)再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存款填单的演变和约转存期000的告知

  

  (4)三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工行自动转存业务的一行两证一行两制

  

  (5)四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自动转存的内涵外延和通常惯例被异化

  

  (6)五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相关法律法规条款无疑是工行此举克星

  

  (7)六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从工行的相关文件和官网公示看其毁约

七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七评工商银行转存期和视同不需要的陷阱与霸道

相关标签: # 转存 # 存期 # 自动 # 约定 # 工行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